首页 >> 社会 > 历时四年顾雏军告赢证监会 能否能够信息公开目前还未知

历时四年顾雏军告赢证监会 能否能够信息公开目前还未知

时间:2019-11-07 16:59:12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卢晓在北京报道

执着的顾储君起诉中国证监会并胜诉。

10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从顾储君那里获悉,顾储君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赢得了对中国证监会的最终行政诉讼。顾储君随后向公众表示,中国证监会最终必须披露《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和2005年中国证监会启动科龙公司调查的原因、调查结论、会议时间、与会人员名单、会议内容、会议表决内容、会议纪要等七项重要信息。

顾储君花了四年多时间才获得最终判决。

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2015年6月,刑满释放近三年的顾储君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公开,要求中国证监会公布上述信息。然而,同年7月31日,中国证监会发出两封通知信,拒绝披露相关信息,理由是包括科龙发起调查的原因在内的七项信息属于《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下的“国家机密”,属于“我们的内部管理信息”。

顾储君随后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7年12月,中国证监会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获得这一判断对顾储君来说意义重大。坚持为案件辩护的顾储君一直在寻找中国证监会对科龙提起诉讼的原因。2012年刚出狱时,他曾要求中国证监会披露科龙调查的原始指控以及“2.76亿美元担保”信的来源和发展,顾储君认为这是立案的最大依据。

顾储君此前曾在狱中度过12年。根据公共信息,顾储君在2005年接受了调查。2008年1月,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格林克一家之主顾储君一案作出一审判决。顾储君因虚报注册资本、非法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罪被判处12年监禁和680万元罚款。

然而,2019年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被告顾储君等人的重审作出公开裁决,只认定顾储君犯有挪用资金罪,并将他的刑期减为五年监禁。尽管指控已经大大减少,但这与顾储君对完全清白的期望相去甚远。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并不意味着顾储君一定能够看到相关信息。一些法律界人士分析了《华夏时报》记者,称最高法的裁决是中国证监会不予披露的站不住脚的理由,并责令中国证监会在法定期限内再次回复。中国证监会可能仍会提供更充分的证据,证明顾储君应用的上述信息不能披露。

熟悉顾储君的人士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尚不清楚赢得中国证监会是否会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对顾储君案的最终判决。

“我们只能坚持。现在只是开始。”顾储君起诉中国证监会委托的律师池素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黄李猩编辑:韩枫

快乐赛车app 北京快乐赛车pk10 快乐十分